<optgroup id="ynqsw"></optgroup>
      <optgroup id="ynqsw"><em id="ynqsw"><del id="ynqsw"></del></em></optgroup><span id="ynqsw"><output id="ynqsw"><nav id="ynqsw"></nav></output></span>
      1. <ol id="ynqsw"><blockquote id="ynqsw"></blockquote></ol><ol id="ynqsw"></ol>

        <optgroup id="ynqsw"></optgroup>

        1. <optgroup id="ynqsw"><em id="ynqsw"><pre id="ynqsw"></pre></em></optgroup>
          CHN強國網下載APP
          犯我中華者 雖遠必誅

          美國下馬,日本拖延,楊振寧竭力反對,中國要不要花300多億干這事?

          2019-07-24 08:59:00 | 來源: | 參與: 0 | 作者:瞭望智庫

            9年前的1990年7月21日,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正式通過國家驗收。

            當時新華社的報道是這樣評價此項成果的:這是中國繼原子彈、氫彈爆炸成功,人造衛星上天后,在高科技領域取得的又一重大突破性成就。

            臺灣地區《中國時報》1992年5月報道,分析研究所得粒子對撞數據后,對重輕粒子的質量獲得高度精確的測量,比國際現有結果精確5倍。“這是第一次完全由中國人自行獲得的世界性研究成績。”

            中國人僅僅花了極短的時間,就建成了北京的正負電子對撞機,并在此后進行了一系列前沿研究。斯坦福加速器中心的帕諾夫斯基說:“中國的物理學家在已知粒子的測量方面要領先于西方,準確度要高于西方。”

            為了加快步伐向高能物理領域的世界前沿靠攏,中科院高能所于2012年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在中國建造下一代粒子對撞機的計劃,以加快對希格斯玻色子(即“上帝粒子”)的探索,該粒子可以解釋質量的存在,對理解宇宙很關鍵。

            中國應不應該建下一代粒子對撞機?這一爭論尚無公認答案。圍繞這個問題進行的大討論也經常見諸于媒體。

            今天,庫叔選取了兩篇對建造下一代粒子對撞機持不同看法的文章,希望大家對這個高精尖領域能有更全面的了解。

            文 | 陳繕真 意大利核物理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員,歐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LHCb實驗成員

            編輯 | 李浩然 瞭望智庫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2012年希格斯粒子被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發現后不久,科學家們立刻意識到,其質量并沒有之前一些理論預期的那么高。這也就意味著,對其進行直接研究的正負電子對撞機的建造難度,是現代人類工程水平可以達到的范圍之內。這也讓物理學家們看到了對希格斯粒子開展直接研究的希望。

            而中國的高能物理學界,在經過了幾十年的砥礪發展之后,逐漸摸清了到達這門學科研究最前沿的門路,也看到了在這個領域引領國際潮流的希望。加上過去幾十年飛速發展的中國工程業與制造業加持,中科院高能所于2012年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在中國建造下一代粒子對撞機CEPC(Circular Electron Positron Collider,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的計劃。

            或許很多人還不了解,過去幾年里,中國高能物理學界有很多學者一直在默默地進行下一代粒子對撞機技術的初期研究探索工作。

            他們將對撞機的研究拆分成對撞機粒子注入與傾出、粒子束流、粒子聚焦、磁場、真空、控制等系統以及探測器的徑跡識別、粒子鑒別、能量測量系統等等數十個單元,分別交給不同領域的專家團隊進行研究,項目土木工程建設方面的設計和估價則交給了專業土建公司。

            這些專家團隊的研究模擬成果最終匯總成兩卷共900多頁的《CEPC概念設計報告(卷Ⅰ、卷Ⅱ)》,經全球知名專家學者參與的關于創新性與可行性的審議,已于2018年底向全世界公開。

          500

            (圖為《CEPC概念設計報告》發布當日,CEPC團隊、國際顧問委員會和《CEPC概念設計報告》國際評審委員會部分成員合影 圖源: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然而,在計劃推出后的幾年里,CEPC一直處于輿論漩渦中。此前,楊振寧先生在中國科學院大學的一次演講中,再一次引爆了公眾對于是否應該建造大型對撞機的大討論。

            不少網友紛紛站隊,表達了對某一觀點的支持或反對。

            這些爭論的焦點是什么呢?

            最主要的是一個問題:花這么多錢建設CEPC,到底值不值?

            1

            下一代粒子對撞機到底有什么用?

            很多人不理解的是,中國設計的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CEPC)比現在已經運行的歐洲大型強子對撞機(LHC)能量要低,既然要做下一代粒子對撞機,為什么其能量反而不如已經存在的對撞機?

          500

            (圖為位于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強子對撞機的粒子束流管道 圖源:歐洲核子研究中心)

            這是因為,LHC和中國設計的CEPC是兩類對撞機,它們分別代表著高能物理學的“能量前沿”和“亮度前沿”,高能物理學這個領域的探索和研究,是能量前沿與亮度前沿交替上升的過程。

            所謂“能量前沿”,就是利用結構復雜的粒子,以更高的能量對撞來探索未知未見的粒子或現象,是一個“大力出奇跡”的過程。利用LHC進行新物理的探索,是一個在大量雜亂的數據中篩選找出新粒子或者新現象的過程。

            打個比方,LHC里的粒子就像滿載各種雜物的貨運火車,越高能量的粒子相當于有越大容量的貨倉,從而有更高概率裝進去一些稀有的東西。如果我們想知道貨倉里有什么,只能用一種“野蠻”的方式來探知,那就是將兩列火車相撞,把貨倉撞碎看看里面有什么。

            在大量散落的貨倉對撞物中,希格斯粒子就像是一盒冰淇淋。過去幾年中,科學家們在強子對撞機的對撞產物中找到了很多新鮮東西,其中就包括了這盒冰淇淋,物理學家們已經找了它幾十年,它的發現為下一步的亮度前沿實驗的設計指明了方向。

          正在加載

          精彩閱讀

          熱點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評論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婷婷